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女大学生毕业后的血泪控诉
女大学生毕业后的血泪控诉

.
女大学生毕业后的血泪控诉
   早上8 点,我来到公司,陈总把我叫到办公室,我进门的时候轻轻把门关好,
陈总问:「过来吧,吃早点。」


我应了一声,走到陈总的面前跪了下去,拉开陈总的裤链,将他的大鸡巴掏了出来,红红的鸡巴头已经微微的
有些硬了,陈总先从我的职业装里掏弄着我的乳房,然后对我说:「吃吧」


我忙的用小嘴把鸡巴含住,然后来回的摇动,在我温润的小嘴攻势下,陈总的鸡巴渐渐的变粗变长,直到我的
小嘴含不下,我用细嫩的小手轻轻的撸着鸡巴,红通通的大龟头从尿道口中分泌出一丝丝的淫液粘糊糊的,我轻轻
的伸出又软又香的舌头把黏液舔掉,然后尽量张大嘴,勉强把鸡巴头含住,这时,陈总已经拿起桌子上的一叠文件
翻看着,十分悠闲。


每天我都要吃这样的『早点‘即便是上午陈总有重要的会议,在开会之前也要把我叫去请我吃『早点’,其实
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大家都习以为常了,虽然我是正规大学毕业的高才生,可在陈总的眼里,除了我美丽的外表,
迷人的身条,我的学历和一张废纸差不多,他需要的,是一个能让他泄欲的工具,不是一个秘书。当然,我也是冲
他给我的高薪而来的,在北京,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一年能挣到30万,这个数字实在太吸引我了。


我认真的一口口吃着鸡巴,陈总从来不洗鸡巴头,因为鸡巴头要用我的嘴来洗,所以,每天我舔鸡巴的时候,
都能闻到一股尿骚味儿,一开始还不太适应,渐渐的也就习惯了。我将大鸡巴头舔的亮亮的,上面粘满我的香唾,
然后故意的用嘴亲吻尿道口,并发出「滋」「滋」


的声音,陈总将文件放到桌子上,然后闭上眼睛,舒服的享受着我的服务,我再次将鸡巴含进嘴里,然后快速
的上下摆动,陈总的尿道口分泌的淫液更多了,咸咸的,我必须把它咽下肚,因为这是陈总的要求之一。


忽然,陈总从皮椅上站了起来,一只手用力的抓住我的长发,另一只手向下,狠狠的揉弄着我的乳房,然后命
令我说:「抱着我的屁股!」我知道陈总快要出来了,忙的伸出双手抱紧陈总的屁股,陈总开始了,他让我尽量张
大嘴,然后按着我的头用鸡巴快速的操着我的嘴,每一次都深深的顶在嗓子眼里,每一次的进出,都会带出大量的
唾液,弄的我前胸都有点湿了,陈总越来越快,我连哼的时间都没有,只是拼命的张大嘴巴,让鸡巴在嘴里进出,
最后,我感觉呼吸都困难起来,开始翻白眼,陈总一直看着我的表情,一看到我翻白眼,陈总再也忍不住,双手狠
狠的抱着我的头,大力的挺动几下,突然将大鸡巴使劲插入我的嗓子眼然后开始射精!陈总的精液直接射到我的嗓
子眼里,根本不用我吞咽。


约莫有一分钟,陈总才将已经变小的鸡巴从我的嘴里抽出来,然后象是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任务的一样,重重的
坐在皮椅上,我轻轻的翻开陈总鸡巴的包皮,然后用嘴将包皮里剩余的精液舔干净,然后把鸡巴放进裤兜里,拉上
拉锁。


我整理了一下,站起来对陈总小声的说:「陈总,我出去了。」


陈总只用手挥了挥,我便走了出去。


一个上午,我都是在寂静中度过,看着忙忙碌碌的同事发呆,我心里想着这个月的薪水该怎么花,昨天从国贸
回来的时候看到一身很合我意的春季套装,价格不菲,要价是8000,我很喜欢,想买下它。


心里正盘算着,桌子上的通话器响了,是陈总在叫我,我马上走进陈总的办公室,一进门,陈总就微笑的看着
我,对我小声说:「下午有几个公司重要的客户要来和我洽谈生意,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你作陪,你有个准备。」


我点了点头说:「我知道了。」


中午吃过午饭,大家有的趴在办公室里午睡,有的聊天,静悄悄的。


我刚刚回来,就看见陈总带了三个衣装笔挺的人走进了办公室,一边走,还一边说笑着,陈总有意无意的看了
看我,我忙低下了头。记


直到下午3 点,陈总还在办公室里和那三个人谈生意,我心想,可能今天用不着了,我盼望着下班。


3 点半的时候,突然通话器响了起来,我心里一沉,心想:唉,该来的还是要来。果然是陈总要我进去。我偷
偷的从皮包里拿出三个避孕套,整理了一下衣服,走进了陈总办公室。


屋子里都是烟味儿,很呛,在陈总对面的长沙发上坐着三个人,一个胖胖的,约莫50多岁,满脸的笑容,头顶
已经没了头发,看见我走过来,两只小眼睛眯成一个逢,好象在打量一件衣服一样。


另一个坐在他的旁边,是个瘦子,30多岁的样子,很精干。


最后一个是个年轻人,留着新潮的发型,色咪咪的眼睛不怀好意。


我稍微打量了一下,对陈总说:「陈总,您叫我?」


陈总推了推金丝边眼睛,笑着说:「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北京也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板材进出口公司,
也就是京华公司的董事长,雷曾庆雷先生。」


我忙的向雷先生打了个招呼,雷先生只是微微的欠了下身,冲我笑了笑。陈总继续介绍说:「这位是京华公司
的执行经理,李众贤李先生,旁边那位,是京华公司的业务部的主管,刘家浩,刘先生。」我也和他们分别打过招
呼。陈总继续说:「你好好陪陪三位先生,可要伺候好呦!」


我点了点头,眼泪在眼圈里一转,忙的侧过身快速的擦干,心里叹了口气。


我走到三个人的面前,小声的问:「哪位先生先来?」李众贤忙说:「当然是我们的董事长了。」


我走到雷曾庆面前,小声的说:「雷先生,我给您口交吧。」说完,我蹲下身,想拉他的裤链。


雷先生却将我的手挪开,对陈总冷笑的说:「我说老陈,你刚才夸了这么半天,原来就是这么个货色!我到外
面找个鸡,都比她好,哼!」


陈总忙赔笑说:「您别生气,她伺候我伺候习惯了,见识还短,您别生气嘛。」


说完冲我把脸一绷,严厉的说:「你以为自己是什么?还口交口交的,你往这上生理课来了!你以为自己有个
金屄(bi)呀!雷总就喜欢听黄话,你给我说!」


我把眼泪往肚子里流,一边还要装出笑脸,轻声的在雷总面前说:「雷总,您别生气,我不懂事,我这就改。
雷总,我想叼您的鸡巴。」


雷总看了看我,对我说:「你叼我鸡巴干什么?」我想了想,回答:「让您爽,把您的鸡巴叼硬了,好操屄,
您操了我的浪屄,一败了我忙又跪下,然后把雷总的裤链拉开,轻轻的掏出鸡巴,雷总的鸡巴又断又粗,我把包皮
翻开,把软软的小龟头含在嘴里,用舌头逗弄着,一会的工夫,雷总的鸡巴就挺起来了,因为鸡巴又短又粗,所以
我可以毫不费力的把整根鸡巴吃进去,雷总眯缝着小眼,看着我,开始激动起来,我又叼了十几分钟,雷总忍不住
了,忙让我停下,我看着雷总说:「操屄吗?」雷总忙说:「操,操。」


操了一会,我才想起还没给他戴避孕套,我回头对雷总说:「雷总,我给您把避孕套带上吧。」雷总一边喘息
着,一边说:「不……不用了,下次再说……」


说完从后面用双手狠狠的揉着我的乳房。又动了一会,我觉得屄里的鸡巴一阵的抖动,而且粗大了许多,


我心里一阵委屈,眼泪好玄没掉下来,我蹭到李经理的身边,刚要跪下,只听李经理说:「不必了,你不必跪
下了。」我听完,心里总算好受了一点,可李经理马上又说:「来,过来,你躺在地毯上。」我一听,心说:我还
以为他是个好人,原来,唉!


我没的选择,乖乖的躺下。只听李经理谄媚的笑着对雷总说:「老总,今天我玩个花样给您看看?」雷总哈哈
一笑,说:「你呀,最喜欢玩花活了,也好,让陈总也看看。」然后转过头对陈总说:「老陈,我们这个经理每次
和我出去玩,都是喜欢别出心裁,你可别见笑啊?


李经理听完,笑着说:「我这个花活叫『俯卧撑‘。」说完,李经理站起来脱下裤子,然后又脱了裤衩,露出
一根鸡巴,我躺在地毯上,偷眼一看,只见李经理瘦细的腿间当啷着一根细长的鸡巴,鸡巴头已经变成了深红色,
可见他经常操屄。李经理的鸡巴还没挺起来,


李经理一看都准备好了,笑着对雷总说:「老总,您看,我做『俯卧撑‘了!」


说完,便开始做『俯卧撑‘,只见,随着李经理上下上下的撑地,他下体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快速的进出,长长
的鸡巴直插到我的嗓子眼里,我觉得呼吸困难,下意识的用小手扶着鸡巴,雷总发现后马上说:「喂!别动手呀!
你自己把手压在身子下面!快点!」


约莫有十来分钟,李经理逐渐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从我的嘴里带出更多的唾液,混合着他的淫液,弄的我满
脸都是,忽然,李经理急促的对我说:「给我使劲叼住了!」我知道他快射精了,忙把小嘴紧紧的收缩起来,感觉
口中的鸡巴忽然粗大了许多,紧接着,听到李经理:「啊!……啊!……」的叫了几声,然后把鸡巴狠狠的一插到
底,在我的嘴里射精了!!我只好大口大口的吞咽着,李经理的精液很稀而且量也很大,象尿尿一样,我拼命的吞
咽着又腥又骚的精液,但还是有一点精液从我的嘴里流了出来,好一会,李经理才大大的喘了口气,然后从我脸上
翻身下来,看着我原本清秀美丽的脸被淫液、精液和唾液弄的一塌糊涂,李经理笑了。


我站起身,用脱下的丝袜和内裤把脸擦了擦,然后走到那个年轻的刘先生面前,刘先生早就把裤子脱了,用手
撸着自己的大鸡巴,看到我,两眼冒着光,声音颤抖的对我说:「你……你快趴……」我把身子转过去,把肥美的
大屁股对着他,然后趴在地毯上,高高的翘着屁股,让自己的下体充分的暴露在他的面前,刘先生再也无法忍受我
对他的挑逗了,猛的站起来,激动的将硬挺的大鸡巴『扑哧!‘的一下子塞进我的屄里,然后马上做深度的抽插!


三个人发出了阵阵的淫笑。


这边,我和刘先生的肉体大战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,刘先生粗大的鸡巴拼命的抽插着,我一边小声的哼哼着,
一边随着他晃动,两个大卵袋拍在我的屁股上,发出『啪!‘『啪!’的声音,刘先生一边快速的挺动下身操屄,
一边从后面用双手掏出我的乳房大力的揉搓着,突然,我感觉屄里的鸡巴一阵阵的发热,随着变粗,只听刘先生重
重的喘了口气,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。我也疲惫的坐在地毯上。从陈总的办公室里出来,已经是5 点多了,我觉得
疲惫极了,腰象折了一样,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发呆,大家已经陆续都下班回家,冷冷清清的,只有陈总的办公室
里还隐约传出几个男人的淫笑声,我再也不敢多呆了,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公司,下楼的时候一掏口袋,发现那三
支避孕套还好好的装着,我真怕自己会怀孕。


我回到自己在西单买下的高级公寓里,发疯的洗澡,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!


转天,我还是早上8 点到的公司,陈总还是照例请我吃了『早点‘。


我真纳闷,40多岁的陈总为什么有那么\\多的精液!有那么大的淫兴!


我恨死这个人!!!可我没办法,我需要钱,我不想让人看不起,我想穿高级的衣服,使用高级的化妆品,开
高级的轿车,住高级的房子,赚别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,吃别人连听都没听过的美食。为了这一切的一切,我只
能这样,至少现在只能这样。


过了两天,陈总带我出差到海南谈生意,顺便也旅游一下。


上了飞机,陈总小声的对我说:「一会去洗手间。」我点了点头。


我起身到了洗手间,轻轻掩上门,然后坐在马桶上,不一会,陈总便溜了进来,象个小偷一样,我们谁也没说
话,陈总把裤子褪下来,然后我张着嘴,让他把鸡巴操进来。


因为洗手间的地方很小,所以陈总只好让我动,我前后的伸缩着头,用嘴套弄鸡巴,还舔他的卵袋,发出『滋
滋‘的声音,陈总一阵激动,忙小声急促的对我说:「快,快叼住鸡巴头!」我忙用嘴含着鸡巴头,陈总轻轻的哼
了一声就把精液射了出来,然后,由我把精液吃掉。我帮助陈总清理了一下,两个人先后走了出去。可不巧,正好
迎面碰上一个空姐!她惊讶的看着我们从同一个洗手间里出来,我顿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
晚上,陈总带着一身酒气回来,一进门,就唠叨说:「XX的!什么玩意!我大老远从北京来,本来以为他们有
诚意,可几天下来,除了吃饭喝酒,连句正题都没谈!」


深夜,我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一双手在揉弄我的乳房,忽然想起今天不方便,忙小声对陈总说:「陈总,今天我
假例,我给您用嘴弄出来好吗?」陈总酒劲未醒的说:「我想操屄!」说完就要上来,我忙的陈总把我搂到怀里,
说:「我才不管!我就今天操!」说完,把硬挺挺的鸡巴掏出来顶着我的屁股。我急中生智,忙说:「好好好,我
给您操,我帮您弄,您别动呀。」


陈总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动了,我摸着黑从枕头底下掏出一瓶美国高级润滑剂,倒了一点出来,小心的抹在
陈总的鸡巴上,滑溜溜的,然后背对着他,把他的鸡巴塞进自己的屁眼里,其实陈总早就操过我的屁眼了,那次也
是因为来假例,陈总恼怒之下让我的屁眼开了花,我无法忘记第一次肛交时候自己的叫声都走了形,已经不是女人
的声音了。


从那次以后,陈总就没在操屁眼,这次我知道陈总心情不好,如果违背他,恐怕也不行我想:用一次屁眼吧。


因为鸡巴上已经涂上润滑剂,所以很容易的就插进了屁眼里,我感觉好象有一根烧红的铁棒插了进来。


第二天早晨,我从梦中醒来,发现陈总还呼呼的睡着,我轻轻的把他的手从我的乳房上拿开,突然发现他的鸡
巴还插在我的屁眼里,而且已经微微的硬了。


我忙用手把鸡巴拔了出来,刚一拔出来,在我屁眼里储存了一夜的精液也流了出来,我赶忙用手堵住,然后下
床去了卫生间,我洗了个澡,觉得屁眼有点疼,我对着更衣镜把两片臀肉扒开一看,只见小屁眼已经被操的扩大了。
我叹了口气,一阵伤心。


10点多,我和陈总吃过早点,陈总带我去海南几个有名的旅游景点玩了,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是如此,从北京
出来到现在,我觉得这几天是最开心的了,海南的气候虽然热了点,可是可口的海鲜和迷人的景色让我流连忘返。


陈总的生意也有进展,听说签定了1000万圆的塑钢板的生意,陈总很是高兴。


我们也是夜夜寻欢,每天他都把我搞的很疲惫。